弈閣※文章網's Archiver

earsowwn1235 發表於 2013-2-16 20:14

郎大夫釣鯰魚【原創】

郎大夫釣鯰魚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 郎大夫是我們縣傳染病院的院長,酷愛下象棋和釣魚。
       我聽說郎大夫的大名,還是在6、7歲時。那時,我外公是縣裏的象棋高手,曾經代表縣裏參加鄰縣市的象棋比賽。郎大夫經常利用下鄉釣魚的機會和外公殺上幾盤。
        第一次見到郎大夫還是在1985年,那時我剛上小學五年級。有一次我放學回家,路過外公家門口,看見外公和一個人下棋。這個人看上去很廋很黑,也很健康,現在想想可能是經常釣魚的原因吧。因為縣城離我們這裏三十裏路,來回要靠自行車啊,他的自行車就在旁邊支著。我看清了他的自行車是永久牌的,我們鄉里的有一輛“白山”牌的就不錯了。車大樑上捆著4、5根短竹竿,前把上掛了一個包裝帶編的筐(那時候很少見的),裏面裝了不少東西。後邊車架旁邊綁了一個編織袋,上面綁了一個筐,筐裏的黑色塑膠袋鼓鼓的(那時的塑膠袋又厚又結識)。
       我和外公打招呼時,外公讓我管那個人叫“郎姥爺”。我心裏暗想:“郎姥爺,咋不叫‘狼外婆’呢,哈哈”。“老李,這是你的大外孫吧,小夥子,挺帥啊!”郎大夫一邊和外公下棋一邊誇我。這時,我聽到那個黑塑膠袋裏嘩啦嘩啦的響。就問:“郎姥爺,您這裏面是什麼啊?嘩啦嘩啦的響。”郎姥爺來了精神了,棋也不下了,“來,孩子,姥爺領你看看,這是我釣的魚。”我看到,他那黑塑膠袋裏面全是鯰魚,1斤多到3斤多的,十幾條。“這些都是您釣的啊,您真厲害,怎麼釣 的啊,姥爺”。“來,我告訴你”。他又把前把上的筐拿下來,從裏面拿出一堆木板。現在我知道了那就是釣鯰魚的線組:窄木板兩端鋸成凹形,纏滿了粗尼龍線,有幾個大鉤,還綁了一個大鎖頭。就是我們所說的底溝,他那時叫“甩鉤”。又拿出一個大罐子,蓋子上全是小孔,裏面是吱吱亂鑽的泥鰍。“姥爺,在也是您釣的啊”。“這是我用來釣魚的,鯰魚愛吃泥鰍魚,還有,你看看這個”。他又拿出一個小罐,一股腥臭味兒撲面而來。原來是大拇指大小的、紅紅的樹蟲。我們農村經常看到的那種,奇腥無比,在6、7米遠都能聞到,非常噁心人。
       現在,我學會釣魚了。不管是商品餌,還是活餌,也略微知道它們的一些特性了。懂得了那時釣魚人的用心良苦。尤其是那蟲子的腥臭味道,應該是極具穿透力的,人離6、7 米都覺得噁心,魚的嗅覺那麼靈敏就可想而知了。釣魚人的智慧是無窮的,釣魚人的經驗是多少年積累的,我們應該好好的學習。
二十多年過去了,我的外公也已不在十多年了。不知道郎姥爺怎麼樣了。祝願他老人家健康長壽,也祝天下釣友健康快樂每一天。
(本文已被流覽 3590 次)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