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神秘小舟

話說有一位美女懸疑作家名叫範紫蒙,因為和我是同行,所以我們時不時的通通電話,而且還在QQ上聊一聊天,相互發一個幽默短信。有時候我們還會相約在咖啡屋見面。範紫蒙是我見過的最有品位的女性作家,通常都是披肩的長髮,一個藍色披肩。九月末的天氣,她穿著棉質的方格長裙,一雙白底素鞋,更襯出一雙修長的腿和天使般的面容,令人驚心動魄。

  在咖啡屋裏,範紫蒙開始給我講她最近的一次奇遇——

  上周六,我們本來相約去看紅葉,但又想到現在還不是看紅葉的最佳時機,於是取消了活動。這時候張天韻來找我,她說有一二年沒去北海了,我們去看看北海吧。

  北海其實還是老樣子,白塔、九龍壁,乾隆皇帝讀書休息的書齋,實在沒有什麼新鮮的。張天韻提議說,我們去划船吧,水上的風景比陸地上的好。那天並不是一個出遊的好日子,出發時下著濛濛細雨,到了北海,雨越下越大。湖上幾乎看不到其他的遊人。我們租了一條有頂篷的小船,那個包租人還說,今天終於迎來他們的第一單生意。

  那天的湖面相當安靜,遠處泛著淡淡的白霧。張天韻責怪說遊人太少,沒有意思。而這樣的環境倒正合我的心意,我不喜歡熙熙攘攘的北海。那天湖面上好像只有我們一條遊船,雨中泛舟,是最富有浪漫詩意的。

  張天韻屬於那種很活潑的女孩,人又長得漂亮妖嬈,不用化妝,就能和當紅的X女郎相媲美。因為時間很寬裕,我們就在小船上海闊天空地聊。聊到高興時,張天韻會伏在我懷裏咯咯地笑不停;聊到傷心地方,她會伏在我肩上抽抽答答抹眼淚。幸虧那天沒有別的遊船,如果讓別人看到,還以為我們是一對同性戀呢。

  不知過了多久,湖面上的白霧更濃了,十米之外已看不到什麼景致,更別說看到北海的白塔和岸上的了了遊人。我們好像步入了雲霧飄渺的仙境,然而正當我沉醉在這仙境中時,張天韻忽然拍拍我的胳膊說:你瞧,我們後面有一條小船。

  我扭回頭看,果然我們的小船後面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條一模一樣的船。但非常奇怪的是,那條船上空蕩蕩的沒有一個人。

  怎麼會沒有人呢?!我注意到湖面上沒有一絲絲風。

  那麼,這船又是怎麼過來的?!

  張天韻忽然站起來說:紫蒙,我到那條船上去,咱們倆一人一條船,比賽如何?

  我想攔住她:別去,小心有危險!

  張天韻不會游泳。雖然我學過游泳,但九月份的天氣,誰敢下水?!我話還沒說完,她已經跳到那條小船上了。張天韻咯咯笑著坐在那條船上,揮手催我:走吧,你在前面走劃,我在後面追你!

  於是,我劃著小船往前走,心裏希望能早些看到岸,看到岸上的人。但是,當我劃著小船走了幾分鐘後,突然感到後面了無聲息。我的心忽地一緊,猛然扭回頭,你猜我看到什麼了?!

  我知道範紫蒙是懸疑小說的高手,她的故事應該到高潮階段了。我說:你看到那條小船上坐著兩個人,一個是張天韻,別一個是陌生的女人,披頭散髮,看不到臉,只有一個黑黑的腦袋。

  蘇紫蒙搖搖頭說:不,我什麼也沒看到,張天韻和那條小船全都詭異地消失了。

  我不相信地搖頭:你又在編故事!

  蘇紫蒙說:我沒有編故事,當時嚇壞我了,立即報警。後來北海的水上打撈隊都出動了。一個小時後,他們在張天韻消失的湖面附近,撈上一具背上綁著一塊青石板的女子的屍體。年紀和張天韻相仿,但因為在水底浸泡時間過長,已經腐爛變形。可以肯定,她不是張天韻。

  我驚問:張天韻到哪里去了?還有那條小船?

  蘇紫蒙聳聳肩說:你是懸疑作家,你能給我一個答案嗎?

  我撓頭,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她。

  答案在這裏!我的背後突然響起一個嫵媚的聲音。我扭回頭,看到一個妖嬈的女孩站在那裏,頭髮濕漉漉的,手裏拿著一個小巧的有頂棚的紙船。

  她微笑著望著我:您好,我叫張天韻。我們一起去划船好嗎?!
返回列表